地狱天堂皆在人间——访港后感

原文地址:http://www.douban.com/note/20563849/

这次去香港和上次感觉大不相同,从坐飞机说起,我从没坐过飞机(够土么?),说真的,起飞真吓人。北京在我眼里已经变成沙盘了,遇到不稳定气流还在不停抖动,我一直在问小石“谁能保证我的安全?!”就这么一直问到登陆香港岛。

上天了

上天了

住宿条件比上次还差,8个人用一个厕所,房间就像是宽敞的监狱,只有床垫,在里面你只能坐着或者躺着,当然来香港不能总躺着,要去逛街,结果就是被小石活生生的拉去逛了将近两天的化妆品,我们不用化妆品,但是朋友给列的单子一天都逛不完。

第二天下午试音前我已经烦躁的想要去街上砍人了

现砍现卖,周记人肉铺。

现砍现卖,周记人肉铺。

,我讨厌逛街,巨烦人,拿着袋子蹲门口生等,一个又一个,满街都是人,走到哪里都是人,饭馆不让抽烟,没人跟我喝酒,想着之前排练排的稀巴烂的状态,看着她们开心的买化妆品,我就想变成人体炸弹,直接给这个浮躁的要死的城市砟平了!

不出我所料,试音也试了一稀巴烂,大家都累的没状态了,新歌的段落顺序小石忘一干净,老歌的速度也忘一干净,博宣遇到了世所罕见的贝司音箱,怎么调怎么弹声音都像放屁一样有气无力,48小时足够让香港改变一个人大脑的状态,我和小石开始争吵,反正不是她脑子被搅了就是我脑袋进屎了。

演出前有采访,当被问及香港印象时,我说了很多香港的坏话,我觉得这个城市除了商品什么也没有,我们来这里就是要让这里该有点儿什么了,至少要有一晚上带劲的摇滚乐。

其实维港之夜还是很好看的,摩天大楼比北京的还要气派,景色是生机勃勃的,人却是麻木的。

演出前我们和Helen聊天,一个在香港生活工作的忙碌的姑娘。她说“这里每个人每天至少要工作12个小时以上,我每天的schedule就是早上6点起床,从很远的地方赶到市中心上班,之后忙碌一天,挤车回家。”香港的人口密度是很大的,Helen说“如果香港的人都从楼上下来的话,那么整个香港岛都站不下。”嗯,这下我明白为什么我无论到哪都像到了西单一样了。城里的房子贵的离谱,一间简单的筒子一居月租都要1万以上,很多人都住在很偏僻的地方,上班光路上的时间就要花费1个小时以上。
Helen问我

“你们那里有Happy Hour的概念么?”
“啊?我没听说过。”
“就是白领们下班后的两个小时,大家会到办公楼下面的酒吧喝点酒放松一下,之后回家睡觉。这两个小时就是每天的happy hour”
“哦,那在北京我每天一睁眼就是happy hour了”
“…….”(桌子都快让她给拍漏了)

演24小时摇滚聚会的时候,我在歌曲中间对那些疯狂的压抑很久的中外友人说“Enjoy your happy hours!”我们是来拯救你们的。

舞台刺猬做主

舞台刺猬做主


演出很顺利,重塑的音乐其实并不适合这里的人民,不能让他们释放,suiside应该会比较合适,会让已经接近变态的人尽早归西。刺猬是来扎你们的,让你们减压,让你们疯狂的。演出效果好的出乎意料,可能这次我们已经足够的扎了。声音也还不错,正像国内很多演出一样,试音没用,试好了绝对演一稀巴烂,试不好可能就会演好。

我问了Helen对香港的看法,她说“在这里,你所看到的全部都是从外面来的,包括品牌,城市建设模式等等,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就连这里的人民也几乎都不是香港的,绝大多数都是东南亚和大陆的移民,也许香港最大的特点就是她根本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最大的特点就是她没有任何特点。”对,这里可能是微缩的世界,但可能只是世界最浮躁一面的微缩,如果你觉得北京的西单不够过瘾,那么香港就是你的天堂,如果你觉得鼓楼不够过瘾,那么香港就是你的地狱,也许武汉、成都才是你的天堂,异或天堂就在北京。

一些有意思的图片

要去香港了,地铁上先睡一会儿吧

要去香港了,地铁上先睡一会儿吧


北京沙盘

北京沙盘


维港

维港


维港美还是我美?

维港美还是我美?


维港,我告诉你啊,你听我说,你猜怎么着?

维港,我告诉你啊,你听我说,你猜怎么着?


你们刘老大到底在不在啊?

你们刘老大到底在不在啊?


刘老大不在,这儿你朱爷爷说了算

刘老大不在,这儿你朱爷爷说了算


看,香港最高的摩天大楼就比我高不到半头

看,香港最高的摩天大楼就比我高不到半头


看着你我真尿不出来

看着你我真尿不出来


我害羞

我害羞


咱爷们儿这太极可不是吹的

咱爷们儿这太极可不是吹的


helen说“今晚我要拍下你们所有的sorry!!”

helen说“今晚我要拍下你们所有的sorry!!”


这车真你妈逼适合我

这车真你妈逼适合我


开口笑

开口笑


采访也切割

采访也切割


北京的桥,千姿百态。

北京的桥,千姿百态。


回家了,夜晚的北京太飞了

回家了,夜晚的北京太飞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在 未分类 | 4条评论

myspace.cn上传了《白日梦蓝》的demo

新唱片预计10月中开始做后期混缩,一切顺利的话年底能出来。
期望这次没有那么多遗憾了,做一张好唱片以传宗接代。
 
 
<白日梦蓝>
青春是青涩的年代
我明白,明天不会有色彩
社会是伤害的比赛
当我醒来时才明白
请你不要离开
这里胜似花开
没有人能够掩盖
梦境中的色彩
请你不要离开
这里胜似花开
没有人会去涂改
梦境中的色彩
头上蓝色时光流淌
空荡的世界沮丧
发表在 未分类 | 2条评论

2008年的摩登天空音乐节

结束了,万人的狂欢,百余人的心血,几十个乐队的演出,大家都很开心。
说说我们的演出,感觉声音没有去年好,现场的听觉刺激还是不够爽,不是乐队的问题,我们已经精心的准备了。
曲目以新歌为主,为的是对新唱片的宣传,毕竟一个乐队总用老歌撑台也不是个事儿,还好的是态度都表达到了。
《24小时摇滚聚会》前石璐的发言“摇滚乐是需要你们用心去爱她的……”很真诚,很感动。
《假象》送给那些靠自己吹自己牛逼引起关注,但又没什么才气而很快被别人遗忘,自己总不甘寂寞,最后成为别人茶饭后的骂饼的那种傻逼。
文艺是一股风,有些人是树,有自己坚持生长的方向,有些人是草,风往哪吹它往哪倒,这里面草多树少,但这些都无所谓,无论是树还是草,都是有生命力的,都是可爱的。最可怕也最可气的是那草丛中的一堆堆等待着被人踩后偷偷诡笑以达损人不利己目的狗屎。
其实我本不愿意批判,也不想说伤人的话,各活各的,一身清风争多少,但当接触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慢慢的有些事情就看不过去了。
 
曲目存此以表纪念
1.春天来了
2.Our Last Word
3.Tell Them I Love You
4.假象
5.树
6.玩具和61儿童节 
7.24小时摇滚聚会
8.白日梦蓝
9.噪音袭击世界
10.金色年华,无限伤感
 
发表在 未分类 | 5条评论

1号音乐节演出时间略有提前

  刚接到电话,明天所有的乐队演出都提前了半个小时,刺猬是下午3点半开始调音,演出时间是3点50到4点半。
  
  我感觉今天音量都偏小,另外门口排队时间挺长的,建议大家早点去,可能12点到的话人会少些,一定要看给我们“热”场的窒息乐队,场面绝对壮观,当然也要留一口气看我们,演完在17:10的时候主舞台对面的福生唱片有《噪袭》的签售,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发表在 未分类 | 2条评论

欢迎来到摩登天空音乐节

刺猬聊摩登天空音乐节宣传片:
参演乐队名单:
我们的演出时间是10.1 下午4点,主舞台,地点是海淀公园。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

砖厂演出煞费苦心,心力憔悴,现场状态略有失常,曲目准备需精益求精,作战方案需随机应变,全是经验了。
 
图片一张:
 
宣传片一则:
 
更多图片:
曲目存此以表纪念:
1.Noise Hit World
2.One
3.假象
4.春天来了
5.Nova Nova
6.这不是你自己但这是未来
7.树
8.Elra
9.24小时摇滚聚会
(放片)
10.Love Tosh
11.白日梦兰
12.Pastor
13.Fat Girl Think
14.Tell Them I Love You
15.Lapse
16.Our Last Word
17.Toy&61Festival
18.龙珠
19.cure me in your case
20.金色年华无限伤感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录音小记

        8.14号下午,我们坐着小石妈妈开的奥运专车,走着奥运专线到了位于小井桥附近的敦煌音像录音棚,这里的街道脏不堪言,我们一度误认为我们又回到了南昌的大排挡。还好,录音棚的房间很高很大,这很有利于同期录音。之所以选择同期录音是因为想最大限度的在录音室还原刺猬的那股劲儿,只有这样类似于排练的录音状态才能让我们感觉歌曲不是在死板的层叠堆积。
  

  吉他和鼓的调试花了将近45个小时,我借了差不多10多块效果器,包括各种失真和周边,还有一把SG,我想用它来弥补TELE在失真上厚重感不足的缺陷,当然TELE剔透的干琴一直是我很偏爱的,再加上EH的合唱,简直是水晶般的声音,太漂亮了。鼓我们特意选择了24寸的大TAMA,这套鼓和它的驾驭者反差实在是太大了,看上去很搞笑,但是它厚重的声音正是我们需要的,抱着玩命心态的小石自然很轻松的驾驭了它。

  

  我们选择了老歌one作为第一首录制的热身曲目,但当我们都带着监听耳机坐在那里演奏的时候,我们感到这和排练还是区别很大的,非常紧张,手有些放不开,都怕错,大家都在那玩命的砍,但是总是出不来效果,后来我们意识到放松的状态才让让我们完美的演绎,不过这个适应的时间大概持续了2个多小时。

  

  之后的两天我们进行的非常顺利,每天工作7个小时,录完了18首歌的伴奏同期部分。值得一提的是两首有即兴部分的歌曲,一个是《假象》,这是一首力量感十足的另类歌曲,中间需要吉他即兴演奏一些扭曲的声音,虽然扭曲这事儿我很在行,但是在之前的几次尝试过后总感觉和歌曲贴合的不是很紧密,最后我们想到了唱的编配,在第三遍唱不要被假象所蒙骗,你不知道这里很危险的时候,安排小石在背景里尖叫,需要有一种被追杀的感觉,在其后的急停部分里,有一种被人掐住喉咙的感觉,总体是一个无法挣脱的意境,我想如果能用吉他演奏出绳索的感觉就是最好了,TELE的声音有时候确实就是如刀割一般,非常的狠毒,尤其在高音区的索罗演奏更是恰如其分,于是我就把原来设计的满盘泛音乱刷临时改成了高音区的拧巴索罗,时而急促时而缓慢,最后的效果果然不错,我们成功的完成了这次谋杀

  

  另一首是龙珠,这首歌在《噪音袭击世界》里中规中矩的演绎了一把,没有吉他,但这次我们不想这么干了,我们想让他听上去更加极端,更加彻底,更加野蛮,开头用吉他演奏类似三弦的声音拉开帷幕是临时的构想,其后在歌曲发展过程中,大家都使出了浑身解数,我们想用音乐烘托一种那美克星爆炸前的混乱感,博宣的贝司需要像恶魔弗利萨接近我们的脚步一般,恐惧在像我们走来,我们惊慌失措,最后大战开始直到星球被我们打爆。我用吉他不停的回授来营造气氛,这首歌的吉他演奏基本都在六弦之外,原因是我一直在把六弦推到脱离品丝和琴颈的位置弹奏,而这种方法最后被他们戏称为野驴发春,的确中间的段落吉他确实发出了驴叫的声音,听上去让人发笑,为了增加气氛的严肃和融合性,第二天的录音中我请来了李青这位严肃的大师来为我们即兴弹奏了第二轨吉他,没想到果然出奇效了,这轨和李青冰冷的性格自成一体的吉他弥补了很多我在氛围表达上的不足,无论是低音区的刮弦音还是高音区的紧张并耐人寻味的激荡都非常的恰如其分,很难想象这是一次即兴的结果,歌曲比原来听上去更饱满了,这种饱满不是无序的堆积,听上去很有画面感,我称之为两个葛逼吉他的对话,至于说的什么内容只能由听者自寻了。

  

  其他歌曲的乐器部分我们也想了很多花招,比如《树》和《圣诞最后》这两首歌里都加入了动听的音树,钢片琴,雪铃等等,能借到这些平日里难得一见的乐器都得益于石璐的母亲在北京市少年宫的工作,李青也借给了我们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打击乐法宝,确实为歌曲增色不少。非常规乐器里最狠的莫过于《春天来了》这首歌前奏部分的中国大鼓,对儿叉和锣了,我们特意买了两根擀面杖来完成这一气势磅礴的敲击,反复叠加了67遍,再加上巨大的混响效果,这首歌的前奏感觉像是奥运会开幕式,太恢弘了,我们自己都惊呆了。

  

  之后花了两天的时间补充了各个声部的吉他,18首歌的战线太长了,总感觉有弹不完唱不完的歌,而就在如此紧张的状况下,录唱的第一天我的嗓音还是出了状况,第一首唱one是个错误的选择,唱后我的嗓音很干燥,声音脏的不行,其他歌完全没法唱了,这可能和录音棚没有白水有关,之前的几天一直喝可乐,这东西对嗓子真没什么帮助。于是头两天都是小石在录和声部分,经过这两年的磨练,她的唱功有了不小的提高,不只是传统演唱技巧,在分裂的吼叫(假象)和即兴说唱(新版这不是你自己但这是未来)的部分她也有很多绝招。第三天的时候我嗓子恢复的差不多了才陆续唱完了这些歌。

  

  这次录唱有些小总结,有时候过分的投入反而听上去有些做作,平时排练情绪都到位了,进棚里还是最放松的状态表达的最充分。

  

  

  附:录音曲目

  改编的3首老歌:

  
one
  
It’s not yourself but It’s future
  龙珠

  

  另外15首未发表的新歌

 

在此特别感谢守望、潘澈、李青的效果器赞助,吉布森的SG,摩登天空录音师陈东。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