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演日记

  3.13 北京 晴
  
  公司批了我半个月的假,下午4点,我、小石、博宣和西蒙一行4人出发了。火车上受到了很多朋友的慰问短信,内容诸如“走好,回来碎”、“一路震”等等,小石妈妈的慰问则明显领导风范—“等待你们遍地开花的好消息”。想起了临行前的各种饯行par,让从未离京很久的我们十分感动。
  
  上车后大家聊天才知收拾行李时都有同感“东西很多,但总觉得缺点儿什么。”
  
  3.14 南京 阴
  
  到“国际青年旅社”时才凌晨6点,一个似睡非醒的人晃悠着给我们开了院门,进院后,除了两条大狗拼命的慰问新来的朋友外,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我们只好直接上街去寻觅金陵一绝“鸭血粉丝汤”,可能是因为太早,南京人民还没睡醒,街上的人很少,醒来的人也不爱说话,总之没人爱搭理我们,寻汤未果,随便吃了点儿片汤馄饨,街上发现一个“朱老大江鲜馆”,朱博宣兴奋的指着对我们说了句“你吊个吊啊?”。
  
  回房后各自休息,我做了一个“满是粘痰的房间”的噩梦,朱说他也做了噩梦。小石的梦最恶心,她说“我梦见从我鼻子里醒出了一个皮皮虾”。后来朋友告诉我们噩梦连篇的原因可能是住的地方过于靠近“大屠杀纪念馆”了..
  
  此行出来有一个吃的核心是“烧鹅”,下午逛街的时候居然让我们在南京街头碰上一个,当我们顺着广告牌走近看的时候,发现竟然是一个又脏又破的小屋,门口一个中年妇女在黑锅里洗头,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西蒙结巴着说“这…这..鹅看着还行”,小石说“这炖头发不错。”
  
  古堡酒吧很怪,更像是一个舞厅,临时搭建的舞台在我们演出后立刻拆除,腾出地方供老外跳舞,根本不管我们留在台上的设备和人,博宣东西还们收完,几个大汉已经把舞台抬了起来,人差点摔倒,东西则乱作一团,相互缠绕的练线我们事后花了近半个小时才摘开。
  
  演出气氛不错,带来的cd卖了一半,遗憾的是时间太短,老板说要留下10点半以后的时间给“午夜老外”跳舞专用。
  
  在“朱老大江鲜馆”后,古堡边上有个“阿童木电玩”,他们都找到了南京属于自己的一部分,我正为此愤愤不平时,在临别的出租车上发现了路边一个大广告,上面赫然三个大字“健是仙”(可能是一种酒)。
  
  3.15 上海 晴
  
  下午去试音的时候育音堂正在装修,当时心里一惊,一个方方正正的大概50平左右的小房子,老板说“这里可以装200人!”我们想的是“能来那么多人么..”,可结果却大大超出我们的想象,来了大概350多人,演的很热血,返场的时候在一个朋友的要求下唱了白纸年华,其实每个开心的夜我都不愿意唱那歌。带来的cd当晚就卖剩不到5张了,有些失策。
  
  3.17 宁波 阴
  
  1982的杨俊人很好,带我们吃了极好吃的海鲜,那晚的螃蟹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喝的“大梁山啤酒”,我们不停的干杯,但怎么也不醉,后来才知道那酒才1.9度。
  
  杨俊说“这里没有摇滚乐,我对音乐也一窍不通,但是我就喜欢现场。”小石话跟的很紧“肇事现场不错。”
  
  杭州来了几个女孩子专程来看我们,虽说不是周末,但是气氛却很好,杨俊激动的撞掉了下巴。
  
  演出开始前,两个本地混混在门口摆弄了两下我们的cd“这全是英文有什么可看的啊?!”但演完后我知道他们也买了这些听不懂看不懂的东西。我知道乐队要想在国内有大发展,音乐上中文+旋律是必要的,但摇滚乐要想普及,只有音乐还不够。
  
  3.18 福州 小雨
  
  我们住了出发以来最大最好最便宜的房子,我们遭遇了组队以来最差的演出设备,最葛的调音师,但这里却有最热情的观众。61的时候,他们把我举了起来,我第一次感觉在人群上,被观众托着传着弹大索罗的感觉,真棒!
  
  这里的蹄髈破店绝不能错过,宇宙最香的肘子就在这了。
  
  3.20 南昌 晴
  
  演出前听说反光镜上周六爆棚的消息,让我们有种不祥的预感。
  
  到黑铁酒吧的时候里面放着本地死金,演出8点开始,来了不到20个人,可能因为周四,可能这里需要刺猬的人不多,我们头一次有种“要折”的感觉,连吃饭时老板说的“南昌50摇滚铁丝”(逢演出必到)都没到。但演出开始后,仅有的10几个朋友竟然都会唱我们的歌,在这被朋友称为“原始社会”的贫摇地带,这可能是唯一的感动,最后在要求下我们还是唱了白纸年华。
  
  事后一个朋友告诉我们“乐队头一次来南昌折是必须的,除了脑浊,周末还好些,平时学生都在郊区更没人看了。”
  
  晚上喝酒的时候,这里的一个小摇青给我们讲了他死磕摇滚乐的感人经历,喝多了记不清说的细节,但当时感觉他的经历真的很电影,他说他们在写歌,写好了一起去北京摇滚,我们建议是“先去北京,再写歌。”
  
  南昌很野,不是因为盘古,是因为这个城市骨子里就很野。
  
  3.21 武汉 雨
  
  武昌破烂不堪的出站定会给每一个初来此地的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西蒙是第二次来,他说他去年带便利商店来的时候就是这么破,今年还是老样子,泥泞不堪近1公里的出站,没有出租车愿意拉上我们这些刚出站的泥娃,后来只好花了2倍的价钱黑车杀到vox酒吧。
  
  吃过“热干面”后马不停蹄就去了汉口的二手市场掏旧货,不巧的是正赶上换季,传说中的便宜顶级皮衣没见到,我买了一件皮西服,一件车工装,小石买了两件连衣裙,西蒙走了一个皮袖,博宣则收了两件女士掐腰西服外套。
  
  演出前再次听说反光镜上周爆棚的消息,我们心里一凉,怕又是一场“原始社会冷演”,但开始前来的人证明了武汉还是南方摇滚的中心,对于vox来说可能不算人多,对于初来乍到的刺猬来说还不错,大概来了有300人,演出开始前听本地人说刺猬就是一个英式,演出告诉了他我们什么也不式。
  
  av大久保是好乐队,人好歌更美,晚上我们一起去“夜来香”吃了烧烤,喝了两箱雪花。
  
  回旅店时已经快4点了,武汉停留的时间太短了,以后还要来玩,小憩了3个小时后我们就踏上了去长沙的火车。
  
  在火车站进站钱还有个小意外,一个小混混碰瓷猛拍小石屁股一下,我急了大喊了句“抽你丫听的。”丫一个鬼笑之后跑了,怕他是抢包团伙的先遣下蹍儿部队也就没松开手包和丫掰扯。
  
  3.22 长沙 晴
  
  小心眼的出租车司机不愿意带我们,说怕箱子沉坏了他的车,我们则不管3721直接装车走人,被他气哄哄的带到一个路口扔下后,我们饿的肚子乱叫,去吃传说中的“老妈厨房”,没料到的是时逢下午2点,厨师已经下班了,但最终还是绝路逢生,在问过一个“仙女”之后,找到了一处仍然有人做饭的地方—“大碗锅”。
  
  46酒吧很有气氛,外面是涂鸦,里面是标准的演出方块场子,演的很带劲,61的时候我跳水差点把吉他线拽断了,后来博宣说我疯了。因为12点就要赶火车去广州,我们匆忙的唱了10几首歌后就闪电般离开了,在火车站一人猛灌一红牛,大包小包的挤上了k7硬座连夜杀奔广州。
  
  又有人喊白纸年华,我感觉自己在唱那些高音的时候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我们3个都在拉肚子,巡演最艰难的日子来了。
  
  ps:上周在46演出的还是反光镜,我们真是让他们给照了。
  
  3.23 广州
  
  到达191space的时候,设备刚刚运到,由于调音师自称很不专业,我们花了近4个小时自己调音。开始前酒吧稀稀拉拉的来了20几个人,我们预感又要折了。门口做了一个老者,他告诉我们“前天是反光镜和一票日本new school,来了300多人,昨天是11个港澳死金联欢会,也是爆棚”,老板补充“昨天,前天来的人今天肯定不会再来,因为他们都散架了”。我心想那今天让我们来干嘛?果然,演出开始时才来了大概50人,在离舞台5米远左右站成2排,我们公开排练般的演完了预定曲目。
  
  惊喜的是香港的kap和琦音专程来看我们,真让人感动。
  
  老者演完后告诉我们“你们比前两天的乐队都好,今天来看的人都感到人少可惜了。”—爱的鼓励吧,没关系,再接再厉。
  
  第二天去了尚宝广场,状元坊购物收获颇丰,晚上见了老同学,吃了水果捞,榴莲真好吃。
  
  3.26 昆明 晴
  
  小石的弟弟在昆明极有面儿开车来接我们,我们享受了最好的接待,但演出并不顺利,说吧很破,气氛极差,声音也很小,我们在龙珠的时候磕折了所有的鼓槌,磨光了所有的拨片,喷了一瓶啤酒,把所有的设备音量开到最大,直接达到自爽。“我们吃到了正宗的米线,很开心,很抱歉没让你们看到正宗的摇滚乐。”有个兜里只有30块钱,借了100元专程从很远的地方打车过来看刺猬的朋友,真遗憾,今天的演出太sorry了。
  
  据朋友说老窝酒吧是个不错的地方。
  
  周三正巧赶上了中澳足球外围赛,显然本土摇滚乐的票房和足球没得拼。
  
  3.28 成都 晴
  
  火车上西蒙不停的喊饿,我们便去餐车消费了一顿据说是川厨做的成都菜,结果花钱不少不说,感觉还不如我家门口的成都小吃好吃呢,更为扯蛋的是我直接食物中毒了,胃难受的要死,半夜两点的时候,我直接吐掉了所有的东西,洗脸时发现自己脸白的吓人,夜行的火车上感觉自己和“白无常”没什么两样,这时谁要起夜绝让我吓死了。
  
  死扛到早上6点总算到站了,其间又吐了两次,还发了低烧,浑身酸疼,但没想到苦还在后头呢。我们被西蒙带上出租,晕七八糟的撞到一个“七天连锁酒店”,卸下繁重的行李后,西蒙告诉我已经没房间了,而且酒店还停电了,我顿时心烦意乱的,心想“为什么不提前电话预定?!”结果我们又打了一辆车开始绕着成都找酒店,连续问了3、4家后,终于找到一个有空房的地方。下午糖糖带了药过来看我,吃过药后我们便杀奔小酒馆试音。
  
  小酒馆是个很有味道的酒吧,简单,精巧,摇滚。试音过后我们去了“锦里”—那里有正宗的成都小吃(可不是像北京成都小吃都是什么宫保鸡丁盖饭)。果然,“三大炮”“一棒香”等等,光这些名字就够吸引人的了,可惜的是我因为胃疼恶心也没吃几口,好在小石他们尝遍了美味,还感叹“无论演出如何,总之成都还要来!”博宣感叹“成都姑娘美如玉,丽如花。”
  
  演出更苦,巡演的疲惫带来的问题一拥而上,连技术最稳健的小石都不稳了,还出了错,博宣怎么都提不起精神,我则头晕眼花胃疼体虚的唱完了近20首歌,观众的情绪自然还没到顶点,我们则过早的被榨干。演完后刚下台不久我就又吐了那几口可怜的成都小吃,名副其实的“演吐了”。
  
  返场了两首歌后还有个可爱的小姑娘喊“再唱一遍玩具和61儿童节”,真可爱哈哈。晚上糖糖带我们去吃了“老妈烂火锅”,我吃了不到10口,但是感觉确实不错。我个人的头一次成都之行可以用“丧”来概括了。
  
  3.30 西安 晴
  
  正宗的泡沫一点也不比北京非正宗的好吃,正宗的肉夹馍到是不错,汉斯啤酒很好喝。
  
  刚到西安我的病情基本好转,但是小石却发起了烧,吃药在宾馆睡了一天。西安是博宣的地盘,有姨有弟有妹有哥们儿。演出地点居然安排在了本地人口中的郊区,又恰逢周日,结果不出意外的来了不到50人, 其中还有近3成的博宣的朋友。但最后一战要打好,我们耗尽了最后的能量,一直演到小石对我说“我不行了。。”
  
  演出声音和气氛都很好,达到了共high,但人少,赔钱是必然的了。
  
  说到钱,本以为巡演能有个基本工资的回报,但最后算账的时候,我们都感叹“摇滚乐成就一代苦B娃”,我们只能安慰自己“就当公费旅游”吧,其实这一路除了吃哪儿也没去。账目很乱,细节无从查证,下次要引以为戒了。
  
  巡演带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就是经验,各种教训。
  
  摇滚乐成就苦B娃,确实,越痴迷越苦,觉的越恨,但却始终离不开。苦的不只是乐手,这个行业沾边的所有人都一样,绝对入不敷出,大家都离不开,究其原因无非是感觉离理想更近些罢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Hedgehog

Beijing Rock Band Since 2005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巡演日记

  1. 国伟说道:

    http://www.rockyear.com/show/show_detail.asp?idx=3557看下吧。,摇滚年的演出预告。
    我在深圳,本想去看你们广州的演出,结果现在才知道已经演过了。遗憾啊。

  2. Renee说道:

    外面的人想进来 里面的人想出去……
    ANYWAY,支持你们!

  3. Unknown说道:

    wow gold!All wow gold US Server 24.99$/1000G on sell! Cheap wow gold,wow gold,wow gold,Buy Cheapest/Safe/Fast WoW US EU wow gold Power leveling wow gold from the time you World of Warcraft gold ordered! -17911011643583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